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gycmyc的博客

 
 
 

日志

 
 

从经济学角度看高速公路应该怎么收费  

2012-10-09 19:07:54|  分类: 时事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经济学角度看高速公路应该怎么收费 - ngycmyc - ngycmyc的博客

 

庆年年有,今年格外奇。事缘北京的朋友发明大假八日收费公路一律免费这项玩意,导致的交通大堵塞令人叹为观止。西方的朋友来邮问究竟,我说有人要证明老人家发明的价格管制导致租值消散这个论点是对的。可惜对过了头,公路的租值不仅下降为零,而且出现了负值的情况。老人家当年写价管理论时可没有想到,汽车上了公路,出现了长达十多个小时的堵塞,不是直升飞机,无从退出,租值怎么不会下降为负值呢

位同学问:茅于轼老师在网上说公路应该收费,给愤青们骂个半死,怎会有那么多的蠢愤青呀?我回应:愤青不是蠢,而是聪明,因为他们没有驾车驶上免费的公路去。我也聪明,没有在这次繁忙节日光顾免费公路,在智商上跟愤青小友们打个平手

几位也没有中计的同学要求我分析公路免费导致拥挤堵塞这个话题,我要想两天才敢动笔──非浅学问也。其实理论与概念皆浅,困难是要用出变化才有可观。把浅理论用出多变化是深学问,难度高,同学们要用心跟进了

先假设公路毫无成本:土地与建造皆没有成本,管理费用是零。在这样的局限下,没有拥挤,争取社会的最高利益公路的使用不应该收费。这支持着霍特林、萨缪尔森、阿罗等大师的关于共用品的观点,即是支持着他们说的边际成本是零则不应该收费的看法。可惜他们没有指出那不可或缺的所有成本是零这个假设,虽属天才,但对经济概念掌握不足就降了一等

这里的问题是虽然公路本身的成本假设是零,但拥挤出现,就变作剑桥大师庇古提出的公路例子:私人成本与社会成本出现了分离,无效率,有经济浪费,也即是老人家说的租值消散会出现。这是因为一个使用公路的人只管自己的行车利益,不会顾及干扰着他人的损害。速度不论,拥挤到某一点约束车辆的数量是需要的。这约束的方法有多种,而我说过多次,唯一不会导致租值消散的约束竞争的准则是市价。

不是凡有车辆拥挤就要用收费的方法来约束车辆数量的。一辆车驶上公路,其时间的节省是该车主的利益,而因为该车的参与导致其他车辆缓慢下来是社会的损失。在边际上──要注意是说在边际上──一辆车参进的利益要与因为该车参进而使其他受到不利影响的车辆的损害看齐,才能达到整体利益最高的均衡,也即是说达到公路使用的整体最高租值。详尽的解释可见于老人家一九七八年在伦敦经济事务学社出版的《公损之谜》(The Myth of Social Cost)。

从社会整体的利益看,如果公路没有成本,没有拥挤不应该收费。拥挤到某一点——增加一辆车的边际私人利益开始低于其他车辆加起来受到的边际损害——应该收费,务求稳定着这前后二者相等的均衡。开始收费时公路的车辆会是不少的,因为有拥挤出现了。

当然,愈是拥挤,每辆车收取的路费要愈高。这是因为拥挤的上升反映着需求增加,使用公路的边际利益或边际用值增加,而拥挤增加其他车辆受到的边际损害也因而增加了。所有车辆使用同一段路付同样的路费,所有参与者的边际用值会相等。另一方面,如果路费能使这边际用值与边际损害达到看齐的均衡,公路的总租值会是最高的。在实践上,决定这路费的人不需要知道什么边际不边际。他只要懂得调校路费几次,找到近于最高总收入的,上述的两个边际价值就近于相等了

问题是,车辆的拥挤常有变动,社会的理想效果因而需要公路的收费不断变动:拥挤增加收费上升,拥挤减少收费下降。交易费用的存在增加了这收费调校的困难,而讯息费用的存在可使收费的不断调整引起混乱。繁忙时间收费增加不罕见,但频频调校很困难。一九八四年,香港财政司彭励治和我考虑过繁忙时间海底隧道增加收费,商讨后大家不敢赌这一手,因为恐怕争先恐后的行为会引起混乱。今天的电子科技远为发达了,不知有没有天才能想出好主意。

现在转到公路成本高昂的讨论了——同学们要不要先想一下成本高昂的分析才读下去呢﹖假设地价与公路的建造成本皆高,但没有管理的费用。如果公路毫无拥挤,从社会的利益看,这公路应否收取路费呢?我赌同学答不出,因为答案起码有四个。

第一个答案,是公路花巨资建成后,覆水难收,历史成本不是成本,所以没有拥挤不应该收费。第二个答案是虽然建造费用再不是成本,但除非公路建在沙漠地带,土地一般有其他用途,成本也,公路毫不拥挤,不收费可能比不上拆除公路把土地转作其他用途。其三是公路建好后,不拥挤不收费,有谁还会再建公路呢?不要忘记,今天神州大地的高速公路满布,主要是一律收费的结果——一望无涯地见不到一辆车的情况也收费。其四是如果指明要有拥挤才能收费,建造出来的公路会是很窄的——私人投资如是,政府下注也如是,是要有拥挤保障的选择也。当然,这里的分析,是漠视了公路的建造会带起好些地区的地价上升,也会导致某些地区的地价下降。也当然,只要有某程度的拥挤,公路本身有没有成本,收费的经济准则一样:争取租值极大化与社会利益极大化没有冲突,使用公路的人的边际利益或用值要与其他车辆因为拥挤而导致的损害的边际总和相等

如果有建造成本的公路毫不拥挤也收费,好叫鼓励多建造,或今天不挤明天挤,不挤时先收费可以减轻明天的收费财政,那么毫不拥挤所收的路费可不是什么边际对边际,而是同学们一律学过的需求弹性系数等于一的老生常谈了。

要交易或讯息费用够低,我不认为政府策划投资与私人策划投资有多少分别。因为交易费用的存在,有些事项政府处理的成本较低,有些事项市场处理的成本较低,是不难理解的正确看法。我从中国的发展中学得很多。自开放改革以还,北京上头与下头的地方政府的选择大致上做得对。要不然,中国不会出现举世哗然的经济奇迹。可惜这几年乱了阵脚,频频出错

局限不同,效果有别。是好是坏不论,今天满布神州的高速公路只不过是十多年前才开始大兴土木的。如果土地的所有权属私有,加上要通过民主投票作决定,五十年不可能建造那么多。如果加上不收路费,一百年能建造那么多算是奇迹了。

报道说,北京这次推出大假八天公路一律免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统计分析的。这使老人家对前文提及的香港财政司郭伯伟昔日反对看统计数字有较为深入的体会。需要政府策划的事项不能不看数字,但这策划之后放手交给市场,还依靠数字作干预是大忌。这次公路免费算错了数是小事,什么廉租房、经济适用房等的数量算错会是远为严重的。或然率说会错,问题是大错还是小错罢了

一位同学说内地有几位经济学者分析这次因为公路免费,虽然带来大堵塞,其效果是人民的消费大幅上升了,对社会有利。这种经济分析老人家没有学过,想来是从凯恩斯学派演变出来的一个新品种。同学们可从老人家教过的需求定律推出这消费上升给社会带来的浪费吗?

昔日牛顿穿上铁鞋知道地心吸力有轻重之别。今天老人家在街头巷尾走一转会感受到经济的沙石如何。感受上,这几年中国的经济运作是多了沙石,发展的节奏是转变了。是专业与数十年操作带来的感受,用不着拜郭伯伟为师吧

(五常按:本文略作修改,会加进《制度的选择》第二章《科斯定律与租值消散》之后,作为附录。)

 

文:张五常

  评论这张
 
阅读(3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